<menu id="ki2ik"></menu>
<noscript id="ki2ik"></noscript>
  • 姑蘇雅集:到太湖去
    2021-11-15
    來源:      瀏覽次數:64327     

    太湖3.jpg

    “玻璃萬頃水云鋪,大半人家住近湖”這句古詩好象是為我們當代人寫的。


    劉:薛老師,昨天我到常熟去,朋友請我看蘇劇新戲《太湖人家》,真不錯,看得很過癮。

    薛:是啊,蘇州人看蘇劇,再親切不過了。王芳領銜的蘇劇團是唯一的,天下第一團。近年來王芳和她的同事們新作迭出,《國鼎魂》獲得國家大獎,最近剛拍了電影,緊接著又出新戲《太湖人家》,了不起。這個戲講的什么故事???

     

    劉:說的是抗日戰爭時期蘇州城外太湖邊發生的事情,一位隱藏在當地的新四軍年輕的母親,為了鄉親們的安全而獻出自己的生命,非常感人。劇中王芳的表演一如既往的好,性格的發展絲絲入扣,令人信服,唱腔也十分真摯動聽。

    薛:近幾年在文藝界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作家藝術家們對太湖越來越親近,越來越喜歡,不僅以太湖作為直接表現對象的作品越來越多,有些人干脆就住到太湖邊,徹底投入太湖的懷抱,在太湖水波的搖籃曲里孕育自己的作品。前些時候我就聽畫家夏回告訴我,他和好幾位畫家朋友一起在太湖邊設立了自己的畫室,經常相約到太湖作畫,感覺很好?,F在我真的覺得夏回作品中有了新的變化,變得更開闊深邃了。


    劉:畫家們對太湖總是情有獨鐘的,記得老一輩畫家宋文治經常到太湖來寫生,他筆下的太湖氣象正大而又嫵媚,蒼茫秀潤,十分惹人喜愛,在美術界產生很大的影響,還得了一個“宋太湖”的美稱。

    薛:太湖其實是千百年來畫家們的創作基地,最引人注目的要數元代了,大名鼎鼎的元代四大家都生活在太湖周邊,無錫的倪瓚,湖州的王蒙,嘉興的吳鎮,常熟的黃公望。他們在太湖四周頻煩活動,以太湖風光為題材,開創了一代水墨山水畫風,對后世繪畫影響巨大。特別是倪瓚,作品多畫太湖一帶山水,構圖多取平遠之景,善畫竹石茅舍,景物極簡,格調天真幽淡,“有意無意,若淡若疏”,形成荒疏蕭條一派,在士大夫的心目中聲望極高。


    太湖2.jpg


    劉:現在我們吳中也有一個土生土長的太湖畫家蒯惠中,他筆下的太湖頗有時代新意,能夠將碧波漣漪、山巒峰嶺、云煙霧氣、草樹房舍等等任意裁剪,巧妙組合,營造出一幅幅太湖山水佳構。他的作品還曾經作為國禮贈送外國元首,也有了一個“蒯太湖”雅號,這個也是很高的榮耀啊。

    薛:是的,太湖山水養育成材的蒯惠中可謂得天獨厚?,F在奔向太湖懷抱的不僅是畫家,還有作家。魯迅文學獎得主葉彌干脆在太湖邊買了房子長住下,在那兒種花種菜養狗養貓,在那兒遠離社會俗務,潛下心來寫長篇,她的長篇處女作《風流圖卷》出版后獲得好評,這無疑得益于太湖。另一位實力雄厚的作家戴來,也落戶太湖之畔專心致意寫長篇,聽說業已殺青進入出版程序,戴來的小說老道而銳利,新作值得期待。

     

    劉:除了小說作家,當代詩人們也是太湖的忠實粉絲啊。一年一屆的太湖國際詩會,許多詩人從國內外趕來,領略太湖三萬六千頃水波里蕩漾著的詩意,交流他們從太湖得來的靈感,他們的詩句里總有種種意外的發現,那種突如其來的發現常常讓我驚喜莫名,覺得太湖太高深莫測了。

    薛:自古而今,有關太湖的詩太多了,說太湖是詩的圣地也不為過。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時候,蘇州的一幫年輕詩人坐船過湖,來到三山島舉行詩會,在拍岸湖波的環繞中,在繁星低垂的夜空下,大家讀詩,喝酒,開玩笑,真是快活。

     

    劉:我覺得奔向太湖的藝術家人群中,最數攝影家隊伍人多了,你看,每逢太湖開捕節,成群結隊的人中間,有一大半是攝影家,各種各樣的相機快門聲此起彼伏,十分熱鬧。我還記得有一次看太湖大橋的專題攝影展,十分震憾,太美了!各個季節,各種角度,各種取景,想不到我們每天都看到的太湖大橋,還有這么多我們沒有見過的美麗,太不可思議了。

    薛:蘇州有一批攝影家專門拍太湖的,在他們眼里,太湖就是最大的蘇州園林。蘇州園林的景色常拍常新,太湖更是拍不完。這些人可以說是文藝界的勞動模范,總是在天不亮的時候就趕到太湖邊,選擇最好的角度,等待最佳時刻,捕捉至關重要的一瞬。他們用各自的鏡頭發現,向人們展示太湖的詩意棲居,描繪太湖旅游新時代的縮影,功勞是很大的。

     

    劉:太湖秀麗的自然風光,深厚的人文底蘊,吸引了許多文人墨客,也吸引著更多的平民百姓。愛美是人的天性,不是藝術家獨有的情懷。近幾年不僅到太湖旅游的人越來越多,也有許多人索性把住房買到太湖邊居住,因為現在私家車普及了,公共交通也越來越發達,越來越方便,大家都寧可多花一點時間在通勤上,也要讓自己居住的環境更安靜一點、更優美一點。

    薛:太湖的美也在變化著,更誘惑人、親近人,比如各有特色的民宿和農家樂,讓遠遠近近的人們總是忘不了,隔三差五就要來太湖打個卡,給自己的生活增添一點亮色?,F在有一種提法頗有鼓動的力量,說我們正在從“運河時代”過渡到“太湖時代”,究竟什么是“太湖時代”呢?我覺得這起碼是一個很有意味的想法。


    太湖1.jpg

     

    劉:我體會“太湖時代”是一種預感和展望,隨著太湖周邊的建設越來越到位,包括太湖水質的提升,太湖大堤的完美改造,交通大格局的完成等等,太湖即將面臨一次輝煌的躍升。薛老師,不知道我這樣的解讀對不對?

    薛:很有道理啊,太湖周邊的亮點不僅是傳統的東山、西山,還有東太湖的蘇州灣,前幾年東太湖的水環境浚疏整治獲得巨大的成功,曾經被圍墾成養魚塘的120平方公里的東太湖成了蘇州最美的太湖灣,這個得到“東方維多利亞”美稱的湖灣,水質得到極大的改善,常年穩定在二類至三類水,湖水清澈迷人。水好是其他一切好的基礎,水美是太湖美的開路先鋒。

     

    劉:蘇州灣好,我和閨蜜們去過好多次了,我們在那兒吃飯喝茶,在那兒的湖邊棧道上漫步,在那兒眺望太湖煙波,在那兒看音樂噴泉,太印象深刻了。我們都喜歡蘇州灣!

    薛:誰不喜歡啊,現在蘇州灣兩岸的吳中新城和吳江新城都在緊鑼密鼓地建設之中,各種城市設施將越來越完備,太湖新生活的藍圖呼之欲出,大家都認為蘇州灣將是世界級的度假休閑目的地,生活在那里該是多么幸福啊。


    劉:我突然想起一句寫太湖的古詩:玻璃萬頃水云鋪,大半人家住近湖。這句詩好象是為我們當代人寫的。那么,我們也去吧!

    薛:好啊,到太湖去!


     Copyright@ 2013- 2020 江蘇吳中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 ICP備11028266號

    杨大明抱着苏晴玩,国模欢欢超大尺度炮轰,中文无码肉感爆乳在线观看视频
    <menu id="ki2ik"></menu>
    <noscript id="ki2ik"></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