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ki2ik"></menu>
<noscript id="ki2ik"></noscript>
  • 姑蘇雅集:獨立書店:蘇州的別一種嫵媚/薛亦然
    2020-12-09
    來源:      瀏覽次數:69733     

    獨立書店:蘇州的別一種嫵媚

     

    薛亦然 劉月

     

    薛:劉月,我想去山塘街看一家新開的書店,你有興趣嗎?

    劉:好啊,我最喜歡逛書店了。山塘街上的書店我去過好幾家,印象最深的有秦川書店,文匯書店,聚寶堂書店,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故事,我都蠻喜歡的。

     

    薛:這家新開的書店也有自己的特色,當然也有很多自己的故事,店主是我的老朋友,作家、老照片收藏家譚金土,書店就是他的老照片收藏館,海量的老照片和新新舊舊的圖書放在一起,很有趣。

    劉:我去過譚金土老師的老照片收藏館啊,我還記得莫言專門為他寫的一幅字:兄有上等趣味,弟存下流情懷。哈哈,挺逗的。他的書店叫什么名字?

     

    薛:安泰書店,因為書店就開在安泰救火會舊址的樓上,店名就順手拈來了。也蠻好,安逸而泰然,是讀書的好氛圍。

    劉:一家書店有個特別的名字挺好,我就特別喜歡慢書房這家書店。

     

    薛:哦,你說的是開在蔡匯河頭的那家啊,這是一家讓人印象深刻的書店,包括書店自己的微信公眾號。慢書房里有一種獨屬于蘇州的一份慢和淡定。

    劉:慢書房對于書目有著自己的標準和偏好。書房的書架上懸掛著云朵形狀的書簽,有一面是留給文學的,女性文學、外國文學、法國“新小說”、日本文學……另外還有“民國”、“先鋒”的專柜,民國的書架上,魯迅和沈從文毗鄰而居;“先鋒”卻不是特指上世紀80年代紅極一時的先鋒小說,陳列的是秦暉、劉瑜、熊培云等人的非虛構作品;另外的一角,還有木心、王小波的專柜,書不多,卻是個獨立的角落。

     

    薛:一座城市的書店,得有這座城市獨特的思路和味道。慢書房還有一個有意思的嘗試:書舍。這是隱在小巷子里的民宿,里面設有四個以書為主題的房間,附帶一個小小院落。這讓慢書房的文化沙龍活動有了延續性。來訪的作家、學者們在書店活動結束后,一般就在書舍留宿。

    劉:哦,我還記得店主在一次訪談里說:“做不成24小時書店,‘書舍’彌補了遺憾。常常在深夜,還有住客在看書,這樣的場景很感人?!?/span>

     

    薛:蘇州還有一家很有特色的書店叫老書蟲,這家坐落在烏鵲橋路和十全街路口的書店其實并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書店,他最大的特色是組織了各種文藝沙龍活動,而且并不限于文學,書畫、攝影、影視等等活動也十分豐富頻繁,偶爾還會有來自國外的大咖現身。例如《辛德勒的名單》的作者,澳大利亞作家托馬斯·基尼等等。

    劉:老書蟲我熟悉的,我還是他們微信群的一員,我發現人們到老書蟲并不是沖著書去的,起碼主要不是沖著書去的。在那里你可以碰到一群對閱讀、文藝、寫作有興趣、但又不止于此的人,是這些人組成了一個書店的人文圈子,有一種致命的誘惑力。這個群里有交流切磋,也會打翻一團和氣,各執己見,互相不買賬,我特別喜歡這種流動、活潑的群生態,包括這個群的群主、女作家朱文穎。

     

    薛:說到作家,蘇州文人似乎對開書店情有獨鐘,比如八十年代青年詩人葉球就開起書店來了,后來越開越大,開在十梓街的新蘇州書城里還有一塊專門做畫廊的空間。詩人陶文瑜也曾經在十梓街附一院附近開過一家書店,叫大家書店。那幾年我經常跑南京的出版社,回來總是背一大包書扔給他,然后下一盤圍棋回家。他放在店里的一塊棋盤厚實而精致,棋子拍上去聲音清脆悅耳。那棋盤現在還放在蘇州雜志社里呢。

    劉:琴棋書畫,棋也是文人的愛物,書更是。對于一個城市來說,書和書店不可缺少。

     

    薛:劉月你說得太對了。蘇州的版本學家江澄波有一個比方很有趣,說書店是一座城市的眉毛。你想想,一個人的面孔上如果沒有眉毛會是什么樣子?眉毛對于美貌太重要了,弦月眉、臥蠶眉、柳葉眉、劍眉,那都是俊男靚女必備的加分因素。別看書店在城市的經濟總量中的比例不值一提,但他往往蘊涵著這個城市的精神氣質。

    劉:還有人將書店形容為“城市之光”,是一座城市的“光合作用”。我看這樣的比喻絲毫不過分。一座城市的書店,尤其是新華書店系統之外的獨立書店,幾乎是一座城市精神深度和厚度的標識。特別是像蘇州這樣一個文心綿延、歷史回聲不絕如縷的文化古城,確實是應該有一批富有特色的獨立書店的。

     

    薛:說到蘇州與書的關系,有一句話說得很形象,說蘇州就是一座書堆出來的城市。粗一聽,這話很有些夸張,但仔細想想,十分有道理。我們常說過去的進士、狀元苦讀了多少書才能出將入相,他們的功名是書堆起來的。作為文化傳統如此悠久的古都,蘇州離開了書,離開了書坊、書店,離開了具有深廣根系的圖書市場,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特別是那些富有情懷的獨立書店,往往因為在學術類、專業類書籍方面的品味和風格,以及小而精致、溫馨的讀書氛圍,獲得有特殊閱讀需求的讀者的青睞和關注。

    劉:我喜歡到最漂亮的書店鐘書閣里點一杯咖啡,窩在沙發里讀一本心儀的書,或者寫一點自己的東西,耳邊有不擾人的音樂,那種感覺很享受。仿佛回到了大學時候圖書館的自修室里,有一點點約束,但心是專注而安寧的。我覺得書店就是書店,是自己書房代替不了的地方。我在喜歡的書店里,可以那樣放松,又那樣重要:我面對著世界,但從未失去自我。

     

    薛:書店不光是讀書的地方,還是安頓讀者心靈的場所。獨立書店可以五光十色,最重要的是他得有獨到的人文品性,其意義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小書店了。書店的經營體現了書店經營者的精神理念和人文素養,這樣的書店,規??赡懿淮?,但是其存在的意義是有明確的讀者群,其精神指向性非常明顯。

    劉:是啊,正是在這些書店里,正是某種陳舊和素樸的氣息,讓你不能忽略它。這些小書店散落在各個角落,在陌生人和外來者看來,它們日復一日地寂寞著,但正因為它們的存在,讓本來平庸的生活還保持著一份溫存,仿佛只要它們還在那里,就多了一份希望、一種念想。

     

    薛:我們身處一個高度網絡化的時代,也許并不是一種幸運。我們每天吃飯看手機,睡覺看手機,過馬路看手機……每個人都是被手機、網絡、信息合謀綁架的一份子,它正在深度地改變我們的社交和生活模式。想要突破這種包圍,到這些具有強烈地緣文化特色的獨立書店去,是一種精彩的選擇。我們說“城市公共文化建設”也好、“書香社會建設”也好、“閱讀推廣”也好,到那些書店去也是一種溫馨的落實。

    劉:是的,對于一個熱愛閱讀、熱愛書籍的人來說,書店無疑是駱駝的綠洲,他們意味著一方不太大的空間,一盞溫暖的燈火,一個干凈而靜謐的角落。


     Copyright@ 2013- 2020 江蘇吳中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 ICP備11028266號

    杨大明抱着苏晴玩,国模欢欢超大尺度炮轰,中文无码肉感爆乳在线观看视频
    <menu id="ki2ik"></menu>
    <noscript id="ki2ik"></noscript>